<nav id="gy0a6"></nav>
  • <nav id="gy0a6"><nav id="gy0a6"></nav></nav>
  • <menu id="gy0a6"><tt id="gy0a6"></tt></menu>
  • 美洲旅游
    您的位置首頁 > 旅游資訊 > 甘南藏區守"生態底色" 傳統牧民漸變"旅游工人"

    甘南藏區守"生態底色" 傳統牧民漸變"旅游工人"

    發表于 2020-06-28

           中新網蘭州6月24日電 (記者 馮志軍 楊艷敏)6月下旬,甘肅甘南藏族自治州漸入一年里最“柔美的時光”。一望無際的草原上散落著悠閑覓食的牛羊,草場上含苞待放的成片野花蠢蠢欲動,沿國道每行數十公里即有藏式風情濃郁的牧家樂敞門迎客,不時有藏族祝酒歌和陣陣喧鬧聲飄然入耳。

      海撥3300米的尕秀村,坐落于甘南州碌曲草原腹地,曾長期陷于“滿目皆是亂堆亂建和牛糞羊糞”。2017年,該村被甘南州官方確定為“全域無垃圾樣板村”,隨著曠日持久、全民參與的“環境革命”,為重現“草原本色”的該村,奠定了發展鄉村旅游的基礎和優勢。

           57歲的尕秀村村民格日扎西,經營著一家裝修講究的“藏家樂”,他是村里第一個學會磨咖啡的人,因而成為遠近聞名的“能人”。喝了大半輩子酥油茶的他,如今不僅輕車熟路地掌握了一杯醇香咖啡“誕生”的關鍵細節,并且自己也喜歡上了咖啡、可樂等此前多年聞所未聞的“洋貨”。

      格日扎西的手機里,仍保存著兩年來與外國游客交流互動的視頻和圖片,他學習磨咖啡即始于此。他告訴中新網記者,購置咖啡機并制作咖啡,緣于不少來此觀光的外國游客不停念叨著對“coffee”的需求。

           家里擁有200多頭牦牛的格日扎西,在當地屬于“大戶人家”。他說,加入到鄉村旅游中來,多屬于自己的“興趣使然”,村里的環境越來越迷人,他既享受人來人往的門庭若市,更喜歡不同地方的游客所帶來的沿途見聞,這對于其生意發展亦是一種看不見的“效益”。

      甘南州地處青藏高原東北邊緣和黃河、長江兩大水系的分水嶺地區,是中國黃河、長江上游重要的水源涵養補給區和國家重要的生態安全屏障。特殊的地理位置和生態地位,在黃河、長江流域水源補給、氣候調節、水土保持、維系生物多樣性方面發揮著不可替代的作用。

      2015年以來,甘南州掀起了聲勢浩大的“環境革命”。深度聚焦城市、鄉村、景區、公路、江河、市場、工地、廠礦、學校、醫院等“十大領域”,向各類影響城鄉環境的“頑癥”和“陋習”宣戰,集中整治“臟亂差”,實現了4.5萬平方公里青山綠水大草原“全域無垃圾”。

      “甘南變了,游客蜂擁而至,文明破窗而入……”甘肅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、甘南藏族自治州委書記俞成輝近日接受媒體專訪時,用其七八年的“守望”經歷對甘南藏區的點滴變遷如數家珍。他說,從官員干部帶頭上街撿垃圾,“以上率下”形成全社參與的良好氛圍,現在已徹底解決亂丟亂扔、亂燒亂焚、亂倒亂排等現象。

      “現在甘南老百姓臉上綻放出的笑容,就是最好的解讀。”俞成輝表示,甘南此前多年的落后,是眼界的落后、觀念的落后,思想的落后,文化素質的落后,這幾年全域無垃圾治理,就是要打造最干凈的草原和最干凈的城市,把甘南人民的幸福感、歸屬感找回來,樹立他們的自信心。

      農村沒有空心化,村莊沒有凋蔽化,人員沒有空巢化……在俞成輝看來,相比人員流動密集且頻繁的發達城市,“人還在、根未掉、情未了”的甘南人情況不一樣,他們對這方熱土的眷戀,超過了任何一個地方,這也是鄉村旅游發展的優勢條件。

      6月下旬,布設于交通要道沿線上的“牧家樂”“藏家樂”等鄉村旅游拔地而起,如同鑲嵌于甘南草原上的珍珠瑪瑙一樣,引人流連忘返。

      “流線型布局、組團式發展、個性化成長、時代性綻放。”俞成輝如是定位甘南鄉村游未來發展藍圖稱,要在遵循各縣市差異化的基礎上,打造風格迥異、形式多樣的個性化旅游村落,堅決克服鄉和鄉、戶和戶之間的同質化,打造有地域特色的“旅游引力”。

    馬爾代夫

    旅游線路推薦

    中国内地毛片免费高清